清江古河床走一走

清明小长假的最后一天,天气大放晴,我和表妹一家三口跟随闲逛、嗨吧徒步队前往清江古河床徒步。

这是一条经典徒步线路,深受恩施本地及外地徒友们的青睐,单看那沿途要经过的线路,就充满了期待,既有浪漫的爱情故事可闻见,又有神秘的洞穴可探寻,还有悠长的古河床可穿越。

徒步线路的起点是爱情谷,乍一听到这个名字,就知道这里一定有过浪漫的爱情故事。没错,爱情谷是因为一对老人的爱情故事而得名的。老人的居住地就在山谷里,因只此一户人家,又被命名为独家寨。

爱情谷
我们沿着一条羊肠小道靠近寨子,在两条道的交汇处有一个简易的棚子,可供过往的行人休憩。棚子右侧的石阶是通往寨子的。穿过石洞,见洞口安装了一扇木门,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在木门后面守候着,每人需要给他两元的门票才可通过。想来,那位老人一定就是寨主秦代发吧。若是他将木门一关,这天然的寨门便有了“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寨子就与外面的世界隔绝了。

听说在以前外人一般是进不了这个寨子的,老人喜欢安静,不愿被打扰。要想进寨子得爬上观彩峡对着山谷喊“大叔”或是“爷爷”,老人听见之后,才会走到石洞口打开木门。直到几年前,外地来的驴友来此探险,发现了这个独特的寨子,两位老人的爱情故事才不胫而走,老人的宁静生活被打破了。随后,一波又一波的徒友来访,还有记者前来采访,老人的故事传遍大江南北,竟然被演绎成多个版本,这独家寨也就成了爱情的朝圣之地。



独家寨寨门
过了木门,我们继续沿石阶往上爬,一栋石木混合结构的吊脚楼房子映入眼帘,六间房呈L型排开,百平方左右。四周是郁郁葱葱的山林,偶尔传来几声鸟鸣,颇有“鸟鸣山更幽”的味道。房前的土地被修整得平平整整,没有一点杂草,田间的小路白亮亮的,成了明显的分割线。洋芋苗苗争先恐后地冒出了土地,一行行,一排排。屋旁的菜地绿油油的,几株桃花已快凋谢了。

柴门内闻不见鸡鸣、狗吠声,静,真的是静,静到了极致,时间在这里仿佛停止了流动,要是陶渊明在世的话一定会喜欢上这个地方。

据说,有外地人相中了这个地方,有想租住房子的,有想购买房子的,给出的价格也是不菲,但都被老人拒绝了,老人习惯了这里的宁静,怕搬到别的地方不适应。

关于老人的爱情故事,我想下次找机会和老人好好攀谈之后再写,我要写出原汁原味的味道,毕竟真实的生活是五味杂陈的,没有那么多的浪漫色彩。他们能够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相伴四十多年,不离不弃,一定是因为内心的那份坚守。



老人的小木屋
小木屋前的良田
从寨子下来,经过简易棚子,往左上边走,是通往古河床的路。因为清明节那天下过大雨,山路还有些溜溜滑滑的,不可掉以轻心。一路上碰到往回走的徒友,一个个拄着手杖,问他们来自哪里,有说来自北京的、浙江的,还有重庆的,这条线路的名气真不小啊!

黑洞
我们来到了第三个景点―黑洞。黑洞洞黑乎乎的,只听见水的喧嚣声在洞里回荡开来,有点毛骨悚然的。据资料介绍,早期的地表河道,因为造山运动地壳上升,地表河自黑洞进入地下伏流段,原来的河床干枯,这便是我们眼前看到的清江古河床了,它就在黑洞的右侧不远处。

河床干枯,岩石裸露,残留的植被像被梳子梳理过一样,朝着一个方向。河床两侧,岩壁耸立,横条状的纹理一层一层的,像被刀切割一样,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岩壁被水淹过的痕迹还清晰可见。

我们就在干枯的河床中间穿越,巨大的岩石时常挡住我们的去路,队友们发扬互帮互助的精神,那障碍也就算不得什么了。

清江古河床


清江古河床

清江古河床
当我们攀越过一道足有3米高的岩壁之后,没走几步,就听说前面有人晕倒了。原来是一位来自北京的女游客,她正躺在河床中间的一块岩石上,四周围满了人,其中有两男一女是留下来陪伴她的。

那位女游客眼睛微闭,脸色苍白,嘴唇毫无血色,看样子极为痛苦。大家都以为她是患低血糖了,有人赶紧递上糖果,但还是无济于事。大家都有点不知所措了,不知道如何帮她,我也是干着急,还有点恐惧,生怕她出现意外。

表妹夫提议,山谷里阴冷,得把她挪到阳光照射到的地方。于是,七八个男子齐心协力,把她抬到河床边的岩石上放着。安顿好后,表妹、表妹夫赶紧为她做穴位按摩。她微微地张开嘴,弱弱地吐出几个字“胃疼……好难受……”,她可能是胃痉挛。有人说赶紧打110,可是没人打通,都说信号不好,我的手机是移动网络,居然打通了。我们这边赶紧和110、120的联系,那边的按摩继续进行。

表妹镇定自若,一边按摩穴位,一边安抚患者的情绪,一边吩咐我们配合按摩。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北京游客的病痛终于得到了缓解,四肢开始回暖。我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了,她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了。

真的佩服表妹,她这自学而来的按摩手法没有白学,在关键时刻帮助到他人了。同时替那位北京的游客感到庆幸,庆幸她遇到了这么一群善良的恩施人。

山高路远,在救援还没到来之前,如果不积极稳妥地施救,很难说她没有生命危险。

在确定那位北京游客没有生命危险之后,我,表妹,还有安全员朱诗勇,一同撤离了救援现场,返程跟上前面的大部队。表妹夫师徒六人毅然地留下来,他们要协同前来救援的医疗队把那位北京的游客抬到几里之外的救护车上。

那段路我们来时走过,知道其中的艰难程度,该要消耗多少体力啊!我们还可以继续欣赏余下的几处绝美风光,可是他们几个却顾不上,在他们的心里,北京游客的安危最重要。

徒步队员在救援

救援队


徒步队员在救援
我们的行程还在继续,按照原定线路依次走过三龙门、二龙门、大草坪、一龙门,再乘车到达利川城耍乐堂共进晚餐。

这是一次不同寻常的徒步之旅,徒步队友友们用善的行为漂漂亮亮地书写了一个大大的“人”字,为徒步队树立了一面旗帜,为恩施形象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返回